当前位置:鄢陵海量资讯门户网 > 鄢陵经济 > 正文
鄢陵经济

有章不遵,有规不执?公办卫生院缘何变私营?

作者:鄢陵经济 文章来源:鄢陵生活 2020-07-05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周广现 “22年前,我们镇唯一的一所公办卫生院大刘卫生院被卖给个人,作为当地村民,我...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周广现

“22年前,我们镇唯一的一所公办卫生院大刘卫生院被卖给个人,作为当地村民,我们一直想知道,这所卫生院到底卖了个啥价?可问谁谁不说,难道我们无权知道卫生院的售卖价格?”连日来,有多位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的村民向本报反映。

有大刘卫生院的职工反映,该卫生院还存在长期不给职工办工伤保险、不让职工带薪休年假等问题。

2010年,国家就规定,每个乡镇必须有一所公办卫生院,但大刘卫生院被卖掉后,该镇至今没有一所公办卫生院。

更令人惊诧的是,不但当地村民无从知晓大刘卫生院的售卖价格,无从知晓大刘镇拒不按照国家规定开办公办卫生院的原因,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前去当地采访时,当地多部门无视国家规定,拒绝接受记者采访,源汇区政府、源汇区卫健委、大刘镇政府均不愿透露任何相关内容。

售卖价格成谜,侵害职工权益事项多多

“大刘卫生院在售卖前,它属于全镇老百姓的共同财产,为什么我们就不该知道它到底卖了啥价?” 6月18日下午,在漯河市源汇区大刘卫生院门前,几位当地村民说,该卫生院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当地老百姓对它有较深的感情,1998年,该卫生院被卖掉,没有人征求当地百姓的意见,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都不知道这所卫生院已经被卖给个了个人。

几位村民说,前几年,他们才知道这所卫生院被卖了,他们一直想知道,卫生院卖了多少钱,先去卫生院问,人家根本就不理睬你,又去大刘镇政府问,还是没人说,后来,他们又去源汇区卫健委问,仍然没人告诉他们。最后,他们跑到源汇区政府去问,也没问出任何结果来。

村民说,截止目前,大刘镇已没有一所公办卫生院。

“大刘卫生院的售卖价格别说当地村民不知道了,就是我们内部职工也不知道。卫生院售卖给个人后,侵害职工权益的事有一大堆。”该卫生院退休职工宁先生说,该卫生院存在长期不给职工办工伤保险、不让职工带薪休年假、不支付加班报酬等问题。

宁先生说,他在该卫生院的药房工作,药房只有他和另外一个同事,由于人手不够,每次工作都是一天一夜24个小时,每周工作时间达84个小时,远超过国家规定的44个小时,多年来都是如此,他多次向卫生院要求支付加班报酬,但卫生院一直不给。

不仅如此,由于人手紧缺,他多年都未休过带薪年假。工作时间长,再加上药房的柜台较低,他患了腰椎病,2019年1月18日上午,当时他正准备交接班时,腰猛的闪了一下,腰椎疼痛难忍。后经检查他被诊断为椎体压缩性骨折。当时他想,如果能被认定为工伤,能享受工伤待遇该多好,结果一问才知道,这么多年,卫生院根本就没有给职工办理工伤保险手续。后来在劳动部门的过问下,去年7月,卫生院才给职工办理了工伤保险手续。

大刘卫生院是花了多少钱买的?宁先生的加班报酬为什么迟迟不支付?6月18日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来到大刘卫生院采访,但购买该卫生院的李某当时不在医院。

6月19日上午,记者拨打李某的手机询问这两个问题,他一直不接电话,给他发短信采访,他没回。

卫生院卖了啥价,卫健委主任和镇长均闭口不答

记者注意到按照《河南省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规定》的规定,行政事业单位处置国有资产,应当由具有资产评估价格的中介结构评估作价。

还有,2010年3月出台的《卫生部办公厅关于推进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的规定》规定,每个乡镇至少要有一所政府举办的卫生院。

那么,当初大刘卫生院出售时,有没有做过评估?其出售价格到底是多少?10年过去了,为什么大刘镇一直没有执行“每个乡镇至少要有一所政府举办的卫生院”的规定?

6月18日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来到源汇区卫健委,在该委办公室,一王姓工作人员说,大刘卫生院早卖给了私人,卖出之后政府没有再收回。大刘镇目前只有这一所卫生院,没有其他公办卫生院。

记者提出,早在2010年国家卫生部就要求每个乡镇必须有一所公办卫生院,为何大刘镇却没有?为何会违背国家规定?

对此,该王姓工作人员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解答不了”。她说,该委的主要领导都在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记者有什么问题可以去哪里问领导。

随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又赶往漯河市源汇区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在该指挥部312房间,记者见到了源汇区卫健委主任郑志钦。

一听说要问大刘卫生院出售价格等问题时,郑志钦立即表示,记者要先去当地宣传部门进行备案登记,然后才能接受采访,他说这是区里在开宣传会议时说的,记者反复问他,是谁提出这样的要求的?但他始终不说。记者告诉他,根据国家规定,记者证是记者采访的唯一合法有效证件,凡是要求提供其他东西的都是违反国家规定的行为后,他又说,他有急事要外出,记者有什么要采访的可以找“李(音)主任了解情况”。

不过,当记者采访“李主任”时,他说,他不清楚大刘卫生院售卖一事,“谁清楚你去找谁。”记者问,“那我该找谁了解?”“李主任”也不接话,径直离开,扬长而去。

6月19日上午,就同一问题,记者采访大刘镇镇长卢松涛,他说当时忙, 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下午,记者再次拨打他的手机,他不接,给他发短信,他也不回。

在区政府办公室,记者被6名保安包围

由于源汇区卫健委主任郑志钦不愿接受媒体监督,拒绝接受记者采访,记者只好来到源汇区政府,向该区区长王凯杰了解有关情况。

在源汇区政府办公楼六楼政府办公室,记者亮明身份后,向一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询问王凯杰的办公室房间号和办公电话,但该男子一直不说,并要求记者离开该办公室,记者告诉他,到这里采访是记者的工作,但他仍说记者是“在扰乱我们的正常工作秩序”,并出去叫保安。

两分钟后,6名保安进入该房间,把记者围起来,要求记者离开该办公室,在记者反复说,这是在履行工作职责,请保安不要干扰记者的正常采访后,6名保安才离去。记者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既没有见到王凯杰,也没有任何人来为记者的采访提供帮助。

记者经过搜索发现,2018年1月,漯河市有关部门曾经把源汇区区长王凯杰的手机号码公开发布到有关媒体上,希望当地群众通过此手机反映有关问题。6月18日和19日,记者连续两天通过该手机反映大刘卫生院的有关情况,但王凯杰未做任何回复。

“现在,《信息公开条例》已经实施12年了,依法行政也已经列入了基本国策。”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白智立说,建议漯河市政府严查源汇区政府和源汇区卫健委的违规行为,尽早公布大刘卫生院的出售价格,并尽快在当地设置一所公办卫生院,以使国家的民生政策落地。

2020年06月20日09:23 来源:大河客户端 责任编辑:林辉


TAG: 鄢陵生活

标签:有章不遵,有规不执?公办卫生院缘何变私营?
相关文章
  • 有章不遵,有规不执?公办卫

    有章不遵,有规不执?公办卫

  • 《农村学校建宿舍楼遭遇“问

    《农村学校建宿舍楼遭遇“问

  • 数字赋能 万物互联

    数字赋能 万物互联

  • 河南东北角演绎“黄河故事”

    河南东北角演绎“黄河故事”